国外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对标
发布日期:2017-10-13

 

 

编者按:本文对ss及东京、美国及纽约、英国及伦敦、法国及巴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情况略作简介,特别是对一些体现其发展水平的数据以及近年较有代表性的政策、做法做了整理。可以发现,这些地方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上有共性之处:文化共享或普及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密切关联;多产业融合协进,东京节庆会展促动漫,纽约旅游保演艺;重视向全球扩张本地文化创意产业影响力;扩张中既打多产业“组合拳”,又强调发展重点;地区内文化创意产业空间布局调整时有发生;政府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ss及东京

 

■ 政策:“酷ss”整合推广ss文化产业


“Cool Japan(酷ss)”是ss政府2011年启动的文化产业战略,其主旨是向海外介绍ss时装、设计、漫画、电影等文化商品。实质是国家走至前台,将既有创意资源整合到麾下,打造国家软实力的坚强支柱。ss经济产业省统计,全球文化产业的市场规模将于2020年达到900万亿日元。ss计划通过推动文化产业出口,获得8到11万亿日元的市场份额。


“酷ss”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向海外传达ss的魅力;第二阶段是让本国企业通过在海外开发动漫、时尚等关联产业的商品而获利;第三阶段是吸引更多的海外游客来ss观光消费。


■ 数据:ss动画产业聚于东京


根据ss动画协会历年发布的《动画产业报告》,2011年ss动画市场规模为13393亿日元;2014年,规模为16296亿日元。2015年,规模达到18253亿的历史新高。东京聚集了92.1%的ss动漫公司总部,生产了世界上近60%以上的动漫产品。


■ 做法:东京大办动漫节庆 助推动漫产业


东京是享誉全球的动漫之城。在东京动漫文化和动漫创意产业的发展中,动漫节庆发挥了积极作用。东京众多的动漫节庆不仅成为可独立于动漫创意产业并与之互动的产业形式,也成为丰富东京城市文化内涵、提升东京城市文化影响力的有效途径。


2006年,在东京政府颁布的《十年后的东京——东京在变化》中提出大力发展动漫文化和动漫产业。2011年,东京推出的《〈十年后东京〉2011行动计划》指出要将动漫文化和其相关的节庆、会展、观光、旅游等行业作为提升东京的文化魅力和产业能力。


东京动漫节庆可以划分为展销性、综合型和专项综合型三种。展销型动漫节庆,以东京国际动漫节为主。东京国际动漫节是东京市政府和相关企业共同发起并主办的活动,侧重产业内部的对话,参与对话方是动漫产品内容提供商和版权购买方。综合型动漫节庆,以大众市场的培育为导向,会举行规模宏大的动漫文化娱乐活动。专项综合型动漫节庆,以动漫产业链上的某部分或环节单独作为节庆内容,涉及游戏、玩具等衍生品,组织者以行业协会和企业为主。


东京动漫节庆产业的作用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延续与挖掘城市传统文化。动漫文化就是东京乃至是ss的传统文化之一,是一种具有全民性质的文化。动漫节庆产业也促进了动漫产品内容对传统历史文化的利用。二是推动城市特色文化产业发展。动漫行业或企业以节庆的方式实现动漫产业经济效益。同时,动漫节庆产业又对旅游、休闲娱乐、餐饮、住宿、交通、零售等产业发挥联动效应,为东京提供了富有特色的文化娱乐生活。三是建设特色文化城市。动漫节庆作为一种品牌文化,成了“酷ss”战略提升东京城市文化形象、打造特色文化城市的重要内容和途径。

 

美国及纽约

 

■ 政策:纽约将时尚产业从曼哈顿搬到布鲁克林


布鲁克林、曼哈顿是纽约时尚产业的核心区。纽约市长白思豪2017年发布新政,决定将时尚生产链从曼哈顿搬到布鲁克林。


曼哈顿的时装业有30年的传承,有超过400家服装生产商。之所以商户扎根于曼哈顿,是源于1987年的一项政策。当时,政府不鼓励将曼哈顿两块区域的用地转换为工业、酒店和办公用地,也禁止房地产商强迫服装生产商外迁。因此,曼哈顿的时尚产业逐渐占据了纽约时装产业的半壁江山。


然而,近年曼哈顿的房价上升很快,导致时装公司外迁。而房东也倾向短租,要求租客按月支付,导致不少时装设计师不安。


针对这些问题,布鲁克林新时装区的规划诞生。纽约经济发展公司和计划委员会把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规划成拥有稳定租约体系的新园区、较曼哈顿更廉价的替代方案。园区除了适合大公司,预算有限的小型初创企业也可入驻。另外,超过一半的服装生产工人住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时装业搬去布鲁克林,也方便这些工人。


■ 数据:纽约文化娱乐业仅次于金融业


2009年,美国文化产业实现了5716.21亿美元的产值,超过计算机和电子产品、汽车、食品、纺织、化工等制造业及航天航空业。


根据2014年公布的《美国艺术指数报告》,2012年,美国文化艺术企业超过80万家,有210万艺术家,年文化消费支出约1510亿美元。据邓白氏公司的统计,2012年1月,纽约市五大区共有33173家创意企业,合计雇佣员工238127人。其中,曼哈顿区独占鳌头,有20988家创意企业,占该区总企业数10.97%;就业人数198550人,占该区总就业人数9.3%。


纽约的文化娱乐业是仅次于金融业的第二大产业。2013年,以百老汇音乐剧为核心的时报广场经济圈年度营业总额逾1100亿美元,占全市年总产值18%。同年,纽约市政府在文化方面总投资为1.5亿美元,居全美第一。


■ 做法:纽约政府文化投资呈金字塔形 旅游业助力演出业


纽约市政府的文化投资呈金字塔形态:文化产业链顶端的演出或晚会全部由私营机构主办,政府少投资或者不投资;已经成熟的商业化演出不仅不投资,还要征税;有利于推动城市经济多元化发展的社会公益文化活动采取公私合资的方式投资;政府投入最多的是各种“草根”艺术团体、社会公益性基层文艺社团的文化项目。


在“草根”项目中,“公园里的莎士比亚”可作一范例。这是每年夏天在纽约中央公园的免费莎士比亚戏剧演出。美国戏剧名导约瑟夫·帕普1950年代发起这一活动,初衷是让花不起钱的人能看到经典戏剧表演。他率剧组在中央公园草坪免费演出,而园方要他支付草坪维护费,双方诉诸公堂。最后,纽约市政府出资,在公园内搭建一个永久性公共剧场。目前,在“公园里的莎士比亚”的开支中,市政府拨款占7%,其余来自基金会、赞助商与民间捐赠。


此外,政府对于林肯中心、百老汇这纽约演艺业两大招牌的支持程度则完全不同。


林肯中心与其常驻艺术表演机构之间的关系,类似于房东与房客之间的关系。林肯中心及其常驻艺术机构,不追求票房赢利,而追求作品的艺术性、创新性。中心上演的剧目档期大多不超过一星期。有的剧目虽然很受欢迎,持续演出稳赚,但因为演出档期短,也是收不回成本的。2012年,林肯中心总支出1.14亿美元,总收入约1.11亿美元。收入中设备出租占29%,票房占9%,场馆出租占19%,政府拨款占1%,其他杂项收入占6%,捐赠占46%。纽约市政府对林肯中心免除房产税、所得税和销售税。而政府对于其他文化企业,仅所得税就高达35%。


百老汇纯粹按商业模式运营,票房收入占总收入的98%。百老汇演出的特点是通俗易懂、娱乐性强。音乐剧平均收回成本的时间为一年多,少于这个时间,必定赔钱。所以,百老汇的剧目常成年累月上演。与林肯中心相比,政府给百老汇的待遇十分“可怜”,百老汇须同一般企业一样交税,只是政府对剧场卖票不收营业税。


百老汇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旅游业存在。观看百老汇演出,已是到纽约旅游的重要内容。百老汇的票主要卖给了游客。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百老汇票房收入却在增加,主要原因就是旅游者依然大量涌入纽约。2011年,纽约的美国国内游客有4030万人,国际游客1060万人。百老汇全年共卖出1234万张票,其中美国国内游客购买555万张,国际游客购买227万张,纽约本地人买了452万张。

英国及伦敦


■ 政策:文化白皮书确定英国文化发展方向


2016 年 3月,英国文化、媒体与体育部发布文化白皮书。对英国的文化发展,白皮书分全民共享文化、推动各地区文化资源、扩大海外影响力、提升文化组织筹资能力及经营韧性四个方向阐述。


全民共享文化方面,英国政府制定措施提高被排除在文化参与机会外的弱势群体的参与率。措施包括:自 2016 年 9 月起,英格兰艺术委员会与文化机构合作,给予贫困家庭出生的年轻人在世界级艺术文化团体进行工作体验的机会。预计全国每年有近14000 名年轻人参与该计划。


目前,创意经济中弱势背景的就业者少得不成比例,大多数就业者仍来自优势群体。英国政府期望支持更多年轻人获得创意产业就业所需技能及知识,多家创意文化机构合作新办培训机构主要将弱势群体培训幕后及后台技术人才如灯光、动画制作


英国政府还认为,学徒制是获得技能的绝佳途径,且特别适用于文化产业。因此计划提供途径,使人才通过学徒制进入文化业界。通过引入对企业开征学徒捐,使所有英国大型文化机构能够雇用学徒。预计于 2020 年将增加学徒人数至三百万人。


推动各地区文化资源方面,英国政府希望各地将文化放在地区战略的最前沿,使文化成为各地福利和经济成长计划的中心。


扩大海外影响力方面,文化、媒体与体育部与英国贸易投资总署推动全球文化出口计划,确保创意产业都能够参与贸易投资总署 2013 年推行的“高值化商机计划”,促进文化产业出口。


提升文化组织筹资能力及经营韧性方面,英国政府认为,文化组织仍有扩大自慈善捐款受益的空间,并应更有效地开发商业收入。近年,受政府补助的文化组织的非公共投资比例由 2009/2010 年的22%提升至 2014/2015 年的 55%。政府协助文化组织进一步探索新的经营方式以增加多样化的收入来源。政府还将持续扩大博物馆及美术馆增值税退税计划,于2017年推行支持博物馆及美术馆临时性和巡回式展览的税收减免办法。另外,政府也考虑更改奖助捐赠者利益规则,使其更加简化,并增加税收减免的数额。


■ 数据:创意产业是英国及伦敦的支柱产业


2010年,创意产业已成为英国仅次于金融服务的第二大产业,每年创造超过7%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5%以上,比英国整体经济增速高出一倍多。全国创意产业相关从业人员逾200万。


英国文化、媒体与体育部2016 年发布的文化白皮书提到,博物馆、艺廊、图书馆及音乐、表演及视觉艺术产业对英国经济毛附加价值(GVA)的贡献,2008年37.4 亿英镑,2014 年54.44 亿英镑。


最近20年,凭借着每年210亿英镑产出值,创意产业成为仅次于金融服务业的伦敦第二大支柱产业。伦敦集中了50万创意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伦敦拥有全国2/3的电影制作岗位、70%的电视制作公司、3/4的广告业岗位。伦敦贡献了全国设计业总产值的50%、音乐产业总产值的70%、出版业总产值的40%。


文化消费为创意产业提供了支撑。伦敦家庭每周的平均消费约500英镑,比英国平均水平高出25%;其中,看电影、欣赏戏剧、参加时装秀等活动的花费,伦敦人更是高出英国平均水平近30%。


■ 做法:注重扩大伦敦创意产业的全球影响力


1997年,英国文化、媒体与体育部成立,分管创意产业。根据文化、媒体与体育部的定义,创意产业是指源于个人创造力、技能与才华的活动,而通过知识产权的生成和取用,这些活动可以创造财富与就业机会。在此定义下,广告、建筑、艺术品与古董、手工艺、设计、时装设计、电影与录像、互动休闲软件、音乐、表演艺术、出版、软件与计算机服务、电视与广播13个产业部门划归为创意产业。英国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创意产业理念、第一个用政策推动创意产业发展的国家。


在全国发展创意产业的大背景下,大伦敦市政府也把创意产业作为核心产业来经营。伦敦创意产业政策有几个显著方面:


支持产业集聚区建设,打造文化品牌。如伦敦西区的表演艺术集聚区是英国戏剧的代名词;霍克斯顿是英国数字企业的代名词。


积极开展国际创意产业的交流活动。通过举办创意产业相关的展览、研讨会、讲座,扩大国际影响,开拓海外市场,打造“国际创意之都”的形象。例如,从2003年开始每年举办的伦敦设计节,伦敦发展署为设计节提供近四成的资金援助。伦敦设计节极大地提升了伦敦设计行业和创业产业的整体形象,成为全球范围内具有标杆意味的行业盛会,帮助伦敦设计业掌握世界设计业的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从1993年开始的伦敦时装周,虽然晚于巴黎、纽约和米兰时装周,但如今俨然为业界公认的时装设计师孵化器。伦敦发展署曾经分三年出资420万英镑提高伦敦时装周在国际市场的分量。


充分发挥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的语言优势。如伦敦的图书出版在全球化经营方面有丰富经验,从选题策划开始即着眼于国际市场,特别是英语国家和以英语为第一外语的国家。政府对出版业也给予政策支持,图书、期刊、报纸免征增值税。


鼓励世界各国文化精英来学习伦敦交流。通过国际文化精英将伦敦文化传播出去,扩大伦敦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受众,影响这些文化精英所在国的文化,为伦敦创意经济的海外输出创造条件。国际文化精英也给伦敦带来创意产业繁荣不可或缺的多元文化。 

法国及巴黎


■ 政策:法国2016年文化领域关键任务及优先政策


2016年1月20日,法国文化与新闻部部长佩勒兰公布2016年法国文化领域工作的三大关键以及相应的三大优先政策。


2016年的法国文化总预算达79亿欧元,超过占国家预算1%的象征额度。经费主要侧重于促进文化民主化、促进年轻群体走进文化以及促进新媒体的多元化发展文化民主化仍然是法国文化政策的第一要务。在乡村和城市周边地区,文化服务相对较弱。为此,在2016年着重发展“墙外”项目,让文化机构走出机构大门,走进居民社区。为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艺术创作,文化部2015年出台青年艺术创作协助方案,在创作场所、文化创作孵化器等方面给予支持。为把这些构想落到实处,2016年预计投入约700万欧元。对于新媒体发展,2016年,文化部支持新媒体革新,给予资金支持。


三项优先政策位于2016年文化部工作的中心:让一切文化在一切地方为一切公众所享用。用于文化普及政策的费用达到9800万欧元,比2015年增长16.5%,多项标志性的措施得到赞助。鼓励创新和多样性。2016用于创新的预算资金达到7.46亿欧元,比2012年增加5.7%,用于资助在学校创建孵化器和学生创新实验室、建立青年创新合作平台等用途。支持法国电影音乐为促进法国电影的繁荣和传播,助推其在国际上获得成功,吸引更多新片到法国拍摄,文化部强化电影税收抵免政策。音乐唱片的税收抵免政策得到延长。


■ 数据:法国文化企业和就业人口高度集中于巴黎


传统意义上的巴黎(小巴黎),仅指法国第75省。但现代意义上的巴黎一般指巴黎大区(大巴黎),由第75省、77省、78省、91省、92省、93省、94省、95省组成,面积1.2万平方公里。


巴黎文化产业涉及的行业,除了视觉艺术、表演艺术、出版、印刷、视听之外,还包括富含创意的传统奢侈品行业所涉及的传统工艺领域,如高级成衣、香水、皮革、葡萄酒、餐饮、旅游。


2003年,法国文化产业部门吸收就业人口249800人,企业19500家,其中45%集中在大巴黎(113400人),38%集中在小巴黎。巴黎文化产业部门就业人数占巴黎总就业人数2.9%。


2011 年,全法文化产业产值达746亿欧元(占全国总财富2.8%),提供120 万就业岗位(占全国就业岗位5%),到2012 年,这一数字达到1045 亿欧元,占全国总财富的3.2%,占欧盟28 国文化产业总值5359 亿欧元的1/5。而巴黎集中了全国文化产业岗位的45%,占巴黎总人口3.5%。


■ 做法:“活力、民主和空间”三大战略


自2001 年以来,巴黎市政府有计划有步骤地推动“全球文化与创意之都”建设,2011 年确立了“活力、民主和空间”三大战略。


一是加强文化活力,推动巴黎文化产业转型。传统工艺和奢侈品,包括高级成衣、香水、家具、化妆品、皮革、葡萄酒、美食等行业,属于法国的传统文化产业,既有高附加值的经济特性,也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然而巴黎政府意识到还必须拓展文化产业中新的优势领域,于是加大对视觉、音乐、表演艺术、出版、印刷等文化领域的支持,鼓励全新的艺术创造。


二是降低进入文化资源的门槛。“让所有人都能进入文化资源”有助于提高全民素质,刺激文化产品的生产和消费。更重要的是,对于巴黎这座移民城市,“文化民主”政策的受益者首先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低收入移民,文化资源的开放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同时,这些移民群体是移出地区文化的继承者,也为巴黎提供着多元文化,城市宽容度也得到提升,这正是文化产业形成的重要条件。巴黎多元的文化氛围和低成本的文化消费还吸引了大量国际留学生和青年艺术家。因此巴黎文化政策始终坚持通过文化产品数字化和门票优惠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


丰富的文化艺术活动让城市空间更具吸引力。历史与文化需要物质空间来承载。巴黎文化政策在城市设计层面提出:一个有魅力的全球城市应该具有引人入胜的公共空间和文化活动。法国历来重视遗产空间的保护。在巴黎市区,75% 的建筑建于1914 年前,85% 的建筑建于1975 年前,受保护的古建筑有3816 座,法定保护区的面积达到全市用地的90%;在大巴黎地区,城市建成区也被各类保护区覆盖。为了开发利用这些遗产空间,地方政府和民间社团通过挖掘和利用遗产推动社区发展。例如,巴黎东北部的庞坦地区,过去是贫困人口聚居和治安不佳的问题街区,但近年通过对本地宗教、考古遗迹、社区历史、工业遗产的挖掘和整理,庞坦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和知名企业入驻,并说服中心城区将教育、行政、文化、交通设施等优质资源疏散至该地区。文化品质的提升让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家和中产阶级选择庞坦作为工作和居住地。巴黎市政府还开展“争夺公共空间行动”——将废弃、封闭的码头、铁路、车站、花园、街道进行整理,重新向公众开放。另外,政府还通过“公共艺术委托制度”邀请自由艺术家在巴黎街头进行创作,此举增加了城市街道的艺术氛围,也资助了不少青年艺术家的创作。


内容来源:文化视界2017年第2期